-sora-

老韩粉,吃CP看文风

不如归去(七)(韩叶古风)

有不同程度的黑化刘皓陶轩,慎

一刷剧情韩叶线就弱了T^T  你们还记得原文中李睿是谁么

————————————————————————————————————————————————————

  当然这是后话,此刻距二人交锋过去不过寥寥数分钟,韩文清手指搭在叶修脖子上,肌肤温热的手感与血管一下下的跳动通过指尖传递来,只要稍用劲扣下便能取叶修性命。可叶修也不会让韩文清就这样轻松掌握他的生杀大权,手掌同样擒住韩文清脖子,又是不分上下的平局。

  “又没赢你,没意思。”叶修先松开手,反正只是打个过场根本没用力,不需要挣脱就后退几步,将战矛扔给在旁边的邱非,“战斗靠的不仅仅是手脚功夫,更重要的是意识,你先跟着老韩把手脚练好了,意识慢慢会积累起来。”说完一扬手朝门外走,留下韩文清与邱非两个不断过招的身影。

  在之后的日子里叶修不再频繁地看二人操练,偶尔坐在青花石板凳上看邱非一次次被韩文清摔倒在地,能招架住的招式从一开始的几招到后来数分钟不分胜负,韩文清也从处处相让到全力以赴,这一过程用了三年。

  “三年前叶修对你说战斗更重要的是意识,我的世界里没有放弃两个字,这是我的选择,而你不同,你不能不学会放弃,这门学问我教不会你,自然轮到叶修来教。”在邱非又一次用矛尖指向韩文清心口时他如是说,指导中没有用尽全力,但这三年来邱非的进步韩文清看在眼里,所以也知道他的功夫应付大部分人够了,至少不会再出现像之前那样被人暗袭几欲丧命的情况,接下来就是要交给叶修了。

  谁知道还没训练上几个月老皇帝就意外驾崩,邱非被急匆匆推上王位。这几年虽然有了叶修与韩文清两位举足若重的大将,邱非却一直很低调,除了霸图军回朝震慑大皇子那次,他鲜少出现在人前,等到真正出现在人前时他早不再是那个软弱善良的太子。

  大太监细着嗓子一声“皇上驾到”,邱非慢慢步上台阶,一阶又一阶,稳稳当当。

  连续从未间断过的训练让他的身子裹上好看的肌肉,撑起宽大的龙袍,黑色作底的布料上盘踞着栩栩如生的金龙,仿佛要冲破束缚翱翔蓝天低声嘶吼,而更具压迫感的是邱非的气场,是几年前根本不敢想的气场。

  君临天下。

  “吾皇万岁。”叶修开口,身为百官之首的他带着文武百官跪下叩首。

  “万岁万岁万万岁。”回声回荡在殿堂内,太史令当真择了个好日子,殿堂外万里无云,时不时能听到不知名的鸟儿啼两声,惬意极了。

  叶修低头的时候余光看到了和他并排的韩文清,笔挺的鼻子将他的侧脸衬得几分英俊,书上说这样面相的人不屈,想来有几分道理,韩文清他就算跪着,他人看到的依然是一身铮铮铁骨。

  “众卿平身。”也只有声音隐瞒不了年龄,从脸庞与身形上已经完全看不出邱非的年龄,眼神凌厉,身体中蕴藏着一只蛰伏的小兽,在叶修的指引下逐渐醒来,等待着一番作为。

  一个新的局势就要来了,殿堂外依然阳光明媚,叶修也觉得心中的积云被吹开了些。

  然而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打破了片刻的安宁。

  

  “什么!你再说一遍!”陶轩急急起身,衣袖扫过茶杯碎了一地也没有注意,直直瞪着刘皓,让他将话再重复一遍。

  “禀告大人,据说皇上将拟旨赐睿亲王东仁殿,起居琐事全权由施公公安排,原本与睿亲王交好的几位大人或自己告老还乡,或因为各种原因革职查办,不久之后就要山雨欲来。”

  “你说的可当真?哪里来的消息?”

  “回禀大人,消息来源极可靠,内殿里人多眼杂,只要有银子管他什么秘密保管撬出来。”说着刘皓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神情,与唯唯诺诺形成两种鲜明对比,却又出现在一个人脸上,显得几分诡异。

  陶轩在心中骂刘皓蠢货,这种事情哪里是花银子就能知道的,这分明是皇上他不想瞒,借着宫内众人之口将消息传到各个角落。

  表面上说是赐宫殿赐人给曾经的大皇子如今的睿亲王,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这是明晃晃的软禁,曾经闹得宫内鸡犬不宁的大皇子在邱非继位身边诸臣不断倒戈,就是想要明反也难,更何况当今皇上拥羽林军、霸图军两座大靠山,谈何容易。

  让陶轩震惊的是一向给人温和有加的邱非继位第一件事居然是秋后算账,不肯让出权力老老实实告老还乡的就揪出问题革职查办。人在其位多多少少做过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上面的人也懂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要真算起来不知道多少人要丢了那乌纱帽。

  可邱非就硬是抓住这点,杀鸡儆猴。

  “你先下去。”陶轩看到还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的刘皓,挥手让他先退下。

  “那大人,我们那事……?”刘皓非但没有退下,反而上前几步,凑到陶轩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陶轩听到这话后用眼神狠狠地剜了刘皓一眼道:“什么事?”

  刘皓谄媚的笑脸一愣,旋即明白了陶轩的话里话,笑着赔罪:“是小人糊涂了,大人英明,英明,还请大人多多包涵小人胡言乱语。”

  “行了,你下去吧,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不该听的话就行。”陶轩看他这幅模样之前内心的烦躁又不好发作,只让刘皓先走,好在刘皓这次没再那么不识眼色,行礼之后就走了。

  陶轩盯着刘皓走时带上的门出神,强压下内心翻涌的不安,指尖嵌进掌肚,早知道就不该帮那李睿做那事,如今要是查到自己头上恐怕真绕不过去,五个高手都要不了邱非的命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自己运气太差,一定是叶修,当初一定是他在捣鬼才会得不了手!

  陶轩这么想着,对叶修由嫉妒转为意味不明的愤恨,突然他想到了一点一直没有联想到一起的事!

  韩文清,霸图军,就是在那件事情之后突然与太子绑在一起。韩文清!叶修!陶轩气机,想到要真是因为那件事让邱非坐拥实权,悔不当初也不能改变事情发生的轨迹。也就是说,他二人早就统一战线,剩下喻文州看不出他的选择是什么,这个人与他温润如玉的外表不同,接近之后才会明白他有多深不见底,越是客气就越是让人怀疑琢磨他的每一句话。手下大将黄少天以奇兵制胜而名声大噪的那几场战争传言是喻文州在背后指挥,一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单凭黄少天油盐不进只听喻文州的态度来看,这个揣测十有八九是真。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轻易露出自己的想法,而韩文清又和叶修是一条船上的,陶轩想到自己的处境,担忧那件事被揭发后的未来,感觉就像寒冬腊月被人剥去衣物扔进大雪里般冰冷。

  说不定,说不定这次的事情还是叶修唆使,一定是这样的。被疑虑冲昏头脑的陶轩毫不怀疑地相信了自己的推断,眼神阴狠,最后落在被自己衣袖碰到而摔碎的茶杯上,伸脚狠狠地碾在破碎不堪的陶瓷上,又裂成更细的碎片。

  “来人,让陈夜辉立刻过来。”陶轩本来想叫刘皓,转念一想最后叫了陈夜辉。

  不消一会儿,陈夜辉出现在陶轩面前,唯唯诺诺地说:“不知道大人有何吩咐?”

  “你去打听一下叶修当了丞相后韩文清送了什么东西。”

  “好的大人,如果没有其他事小人就先告退了。”

  陶轩点头让他离开,陈夜辉对吩咐下来的事情只管完成,不多嘴自作聪明,这点深得陶轩心。


评论(2)
热度(9)

© -so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