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

老韩粉,吃CP看文风

不如归去(六)(韩叶古风)

不知道还有没有姑娘记得这篇文ORZ,有点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不过举手发誓HE!

————————————————————————————————————————————————————————

  此时此刻,叶修在官场周旋了这么些日子,倒真的怀念起以前在沙场上靠战绩说话的日子了。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叶修自是不畏,就是觉得无奈,玩心计什么的他懒得使,平时提防着也就算了。叶修有些羡慕韩文清,不用被卷进这些尔虞我诈中,只是自己现在将他拉上了同一艘船,少不得有些愧疚。他被酒气呛得双眼微红,虽是小小一盅的酒,架不住浓郁醇厚酒精数不敢小觑,只觉得脚底有些开始飘忽。

  “这就是你要扶的人?”韩文清无视叶修展露的疲态,不动声色地将酒壶拿到叶修不能一下够到的地方。韩文清驻守关外的时候邱非还小,根本没了解过这位太子,今日一见也并不觉得有什么过人之处,只是那双眼睛倔强不露怯,在沙场上出生入死背负了无数条性命的大将军气场自然不怒自威,不少人见了韩文清不由自主地被气场所震慑。那小太子看着孱弱,看着他的眼神倒不示弱,得知赐给他这么一个太子太傅后应有的礼数尊重不少,但也仅此而已,韩文清不知道叶修看中了邱非哪点,执意助他。

  “是啊,别看他现在并不显山露水,其实是块不可多得的璞玉。”说起邱非,叶修敛了疲态,打起精神向韩文清解释。

  “当今大皇子势头正旺,压太子一头也不是不可能,这次我要老韩你帮忙就是为防止大皇子沉不住气逼宫,谁让我太厉害闹得那些人人心惶惶呢。”叶修说出这种话的时候脸有点红,但是绝对不是因为说话的内容,只不过不胜酒力刚刚那口烈酒有些上头了。

  韩文清无语,不过他也习惯了叶修这么不谦虚,再说他说的也的确没错。

  “太子他人仁厚,你猜猜他知不知道有些人在他背后搞得小动作?”叶修眨眨眼笑,自问自答,“不可能不知道,掰掰手指就这么几个人,他却从没有向皇上禀报,别人不把他当兄弟他却以德报怨,可惜了。”说罢摇头,没把话说太明白。

  可惜了生在帝王之家,要对别人仁慈一不当心就被吞噬得只剩一副白骨。

  “而且他非常好学,这两天和他接触下来发现他早就熟读经纶,骨架子也是练武好手,教他的几招学得又快又好,得了你这样一个好老师,进步应该神速。”韩文清没做声,抚弄着酒杯继续听叶修讲下去。

  “他看到了肮脏而不同流合污,哪怕威胁到自己地位了也不曾结党营私,他也有自己的坚持,不知道这小子的宏图是什么,但综合着看如果摆脱优柔寡断的话他会是个好皇帝。”叶修边说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在韩文清面前又是没个正经,叫着叫着太子成了那小子。

  “反正既然是你想要栽培的人错不了,我只管助你就是了。”韩文清说完一抬手一仰头,琼浆玉液从一直把玩在手里的酒壶壶嘴直滑落喉间,一口气灌下后辣得他双眼浮上水气来。

  液体滑过食道连带着气管,韩文清觉得自己呼吸间闻到的全是酒精的味道。他拽过没反应过来的叶修吻住,酒气顺着唇舌四溢到叶修口腔中,叶修只觉得辣得呛人,当即一用力推了韩文清肩膀结束了这个意味不明的吻。被拽住的胳膊还在韩文清手里,用力之大让叶修怀疑衣物之下的胳膊已经泛红,留下青紫的淤青也说不定。

  “可还曾记得你的承诺?”韩文清红着被辣出泪水的眼睛,坚定地望着叶修,让叶修生出种他刚刚问的是反问句而不是疑问句——只是从他的角度来说韩文清说的的确是反问句。韩文清捏着他的手依旧没有放松,下意识的用力不肯放手出卖了韩文清内心情绪波动,他根本没意识到叶修被他捏得生疼。

  叶修伸手包裹上韩文清用力而导致指节泛白的手,也就在叶修覆上韩文清手背的功夫韩文清便意识到刚刚是多么失神,立刻想要松手抽离,却被叶修紧紧握住。韩文清的手也算得上好看,一层薄薄的皮肤覆在骨架上,微隆的血管藏在肌肉下,十指修长甲床圆润,只不过不如叶修手掌的白皙细嫩。不同几年前那次情欲中的十指交缠,这次叶修包裹住韩文清,像是安抚,又像是承诺,总之韩文清内心欣喜激动感谢振奋愉悦等等情愫齐齐翻涌,脸上却用牙齿咬着嘴唇摆出一副平静的表情。

  “得了吧老韩,别用牙齿咬住嘴唇了,亲都被你亲了,想笑就笑啊。”叶修又是那副挪揄的表情,然而手掌一直没有松开韩文清的手,牵着从肩头引到左胸口贴着。一向黑面的将军韩文清居然在叶修的挪揄下真的在嘴角牵起一个勉强称得上微笑的弧度,要放叶修看来这连笑都算不上,但是对韩文清来说那简直比打了败仗还难得。

  得到了超乎意料的答案,韩文清有些难得的兴奋,至于四年前叶修没说完的那句话后半句是什么不重要了。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会将私人情感带进朝堂之上的人,在外人看来依旧难分伯仲一山不容二虎。皇帝将韩文清调回长安提拔为大将军,同时赐予太子兼任太子太傅,态度再明确不过,没人会想要愚蠢地挑战霸图军,挑战充满人格魅力的大将军韩文清,一时间不少大臣纷纷倒戈,民间风向也在这件事上不断,舆论渐渐从大皇子落到太子身上,一番彻底地讨论分析后越来越多人觉得圣上开始重视起太子,大皇子看来想要翻盘的几率逐渐变小。而当初阴阳怪气讽刺叶修的那些人此时则是捶胸顿足怎么当初自己就没有慧眼发现太子也是块璞玉,选择性地无视了是在叶修接手后一切才能够顺利走上正轨。

  韩文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邱非算不上客气,反而因为他是储君的缘故更多做要求,于是叶修就经常撞见邱非被韩文清摔在地上的模样。

  “起来!”韩文清对倒在地上侧着身子的邱非说道,他刚刚以极快的速度靠近邱非身侧,出拳打在他的肩窝,再变换成掌擒住肩膀,另一只手劈向手腕震开他手中战矛,伸腿一扫后将邱非整个人腾空拎起摔倒在地,摔的时候抓着他的手向上带了把力,手臂连着半个身子受力偏转,所以最后落地时的冲劲并不大。邱非咬牙涨红了脸,这不知道是第几次摔在韩文清手里,还是他有武器对方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别说打败韩文清,就是接他几招就有得受了,被近身后无一不是被摔在地上吃灰。

  听到韩文清再一次让他起来后邱非揉了揉被抓住的那条手臂,起身去捡战矛,倚在树干上的叶修确是看不下去,抢先一步用脚尖勾起战矛,稳稳抓在手里。

  “师父。”邱非毕恭毕敬叫叶修,叶修摇摇头出声,“啧啧韩将军你这么欺负小孩子可不好,肯定是嫉妒人家朝气蓬勃所以下狠手,这都第几次摔人家了,为人师表我必须替太子给你点教训了。”几人私底下没有那么多规矩,叶修也就胡乱称呼,一脸大义凌然地与韩文清隔空喊话。要真论起来韩文清不过及冠哪有什么嫉妒邱非,二人都是邱非师父何谈教训不教训,叶修不过是借着机会再调侃韩文清几下他才舒坦。

  “看好了。”话音未落叶修双手握,矛尖闪烁着锋芒,像一道金色的光芒般朝着韩文清刺了过去。韩文清自然不会退让,空着手也是冲向叶修,就在二人即将接触到的一瞬间韩文清伸左手劈向叶修战矛,叶修仿佛知晓般将矛尖上挑擦着韩文清的手臂躲过第一击,韩文清见状立刻收拳双手撑地跳起想用双腿钳住叶修,叶修自然不会让他得逞,矛尖一刺险些剁进韩文清掌中,韩文清却曲臂就地一滚避开了这凌厉锋芒。

  一来二去两人都没有占得便宜,反倒是旁边的邱非看得目瞪口呆。眨眼间二人的动作快得让他花了眼,看到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招应该这么做,若是自己应对怕又是两三下被撂倒在地了。

  叶修不复之前倚在树干上懒散的神情,双目炯炯,却邪被他使得眼花缭乱,时而擦着韩文清身子过去,时而挑起他一两片衣袖,看得人心惊胆战,却仍然占不到便宜。

  普天之下,能在叶修战矛下讨得便宜的人寥寥无几,斗神的名声在早几年的时候就已传开。但是韩文清与他不同,各式武器都用得顺手,而最顺手的什么都不用,凭着一双铁拳打出天下,逐渐拳皇也就叫出来了——很久之后当韩文清听说叶修再征沙场的时候,那柄随他出生入死的战矛不在他身边,取而代之的是样古怪的武器,能够变换出不同的花样,然后这样古怪的武器和叶修一同消失得干干净净。


评论(4)
热度(8)

© -so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