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

老韩粉,吃CP看文风

不如归去(一)(韩叶 古风)

临近考试的时候开的一个古风脑洞,越忙的时候越想摸鱼

这篇应该不会是短篇,整体架空古风,部分有参照汉朝的设定,有bug什么的无视或者指出来都欢迎,整个故事差不多想好了,但是我觉得我废话实在太多了,老韩还没正式出场

因为还在考试中所以最近更的速度会比较慢 (。

——————————————————————————————

  草长莺飞三月天,江南岸边已经飘满柳絮,船桨在湖面上摇动,泛起一片波澜。

  茶馆里的说书先生执一台醒木,猛地一敲将故事娓娓道来。即便是那套说烂了的情情爱爱,众人也听得津津有味,想来也只求个闲适。忽听得角落里一个稚嫩声音道:“先生换个故事罢,耳朵要起茧子了。”众人哄笑,那说书先生却是吹胡子瞪眼,“哪来的黄口小儿胡言乱语!”众人只当是先生恼羞成怒,哄笑之声不见收敛。不想那先生将醒木连敲三下,开口道,“今日老朽就给诸位说个不一样的故事,各位看怎样?”堂下众人自是应允。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帝王看似不正常的死亡,这位皇帝不到不惑之年便驾崩,留下羽翼未丰的太子和一干虎视眈眈的外戚。正当所有人以为天下即将大乱之时,皇帝的贴身大太监宣起一道密旨,任命御史大夫喻文州,太尉陶轩,丞相叶修三人一同辅佐朝政。众多的流言虽不入真龙天子之耳,一时之间却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关于先帝的意外驾崩,众说风云,有阴谋论、有隐疾说,更有甚者将那皇亲国戚军机大臣各分析一遍,不说出个所以然誓不罢休。

   

  【丞相府】

          遗诏宣布几日之后,丞相府外依旧门庭若市,新任丞相却是闭门不见客,仅打发管事代劳收下各路贺礼。这位新丞相虽才智过人,为人处世方面却不够老练,或者说不够圆滑,这样的日子里除早朝外没有借口与其他大臣联络关系,反而躲在府上落个清静。

  “叶丞相,这是今天的礼,您看怎么处理?”总管事乔一帆看着堆在厅堂之内的大堆礼物,恭敬地问着叶修的意见。

  “我看看。”说罢叶修伸出手向乔一帆拿礼单——一双煞是好看的手,十指修长皮肤细嫩,多余的指甲用剪子修剪成圆弧状,干干净净,就如这位新任丞相为人一般。

  “唔。”叶修大致扫了扫礼单,又还给乔一帆,“都记账上,薄了人家的礼不好,改天挑个好日子还回去,不能失了礼数。”

  “谨遵丞相之言。”乔一帆仍是那副恭敬模样。

  叶修在心中一叹,上前拍拍乔一帆肩膀,“一帆,私底下就不用和我有这么多礼数,倒是显得你我生分了。”乔一帆这才露出了这个年龄该有的笑容,双手一揖,应声下去指挥下人将贺礼运送至库房。

  对于总管事这个差事来说,自然越忠心越好,乔一帆在忠心这点上已完全不会受到府上任何一人质疑。他本是叶修少时故友王杰希府上一个普通侍童,正巧一次叶修撞见他被另外几个稍年长点的侍童忽视,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叶修觉得有趣便向王杰希讨了个人情将他带到自己府上,没想到却收获了一个忠诚又灵巧的人,一路跟着他成为了府上第二把手,闹得王杰希时常打趣叶修被他挖走一块璞玉,也要挖走叶修府上的宝,在此略过不表。

  叶修看着下人们搬运礼品,无声地摇了摇头,心中所想全是麻烦二字。啧,送来送去不过是如今得势,人情世故不得不应付,真麻烦。

  想着想着叶修踱步到了书房,那里堆积着大量书信,除去公务外时下更多的是对他的恭喜。叶修先是将书信分开,恭喜之类的说辞放到一边,之后便是专心致志地处理起公务。待到公务的一摞薄下去许多之后信手翻翻那堆厚厚的恭维,一封朴素的信堆在花花绿绿的书信中反而显得乍眼,叶修先将那封朴素的书信挑出来,丞相亲启四个字苍劲有力,誓要将一股霸气之势透过纸张传过来。叶修嘴边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撕开火漆,果不其然里面只有一张撒上星点金箔的纸张,恭喜两个大字简简单单,印章许是盖时太过用力,背面都洇出痕迹,左侧落款人处是三个细致不纤弱的字——韩文清。

  大将军韩文清。除了高堂之上三位大臣,远驻塞外的大将军韩文清亦是一位忠臣。他风格雷厉风行,带领霸图军几次北上打下如今的半壁江山,后为守住这江山一声不吭硬是在塞外驻扎多年,每年回京的日子寥寥无几,让人不得不心生钦佩。天子看着边关安定,便将他调回长安不受塞外之苦,得了天子令之后韩文清撂下句不要忘了“明犯我朝者虽远必诛”*便回驻长安,一时间胡人竟是不敢再犯。

  先皇遗诏中未交待韩文清升迁谪贬,新帝依旧尊他为大将军,韩文清本就不在乎官职称谓,管是不是大将军,只要敢有人来犯我河山,依着他的性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今听得三人位高至三公,也不送礼巴结,各结了一封书信差人送去,其他二人书信中好歹写了些场面话,唯有叶修这份仅恭喜二字,若是让旁人知了怕是要以为两人关系僵硬。

  这两人说来也巧,名声鹊起之时恰好合着对方亦名震天下。叶修本是武将出生,手握兵权之后难免与当时另一位战功赫赫的武将韩文清作比较,为防止二人部下起冲突先帝着实伤了不少脑筋,后是叶修自己上书要求给个文职,将兵权交上去,算是解决了一桩棘手事。

  据传当晚有小人赶到大将军府向韩文清道喜,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如此这般仕途可堪,结果被铁面将军一点面子不留地轰了出来。有好事之人难免嚼舌根传到叶修,他只是笑笑感慨,“老韩的性子没摸清也敢乱拍马屁自讨没趣”,丝毫不见交出兵权之后的不甘。

  让人意外的是皇帝本想给叶修个清闲的肥差,没想到他却是个不可多得的治国之才,这才渐渐赋予他实权,直至先帝驾崩,还记得这位丞相出身的没有几人,不是因为他身为武将逊色,而是作为政.治家太出色。

  由此可见二人关系并不如外界所猜测的那般僵硬,对于当事人韩文清而言,外人不知叶修实力究竟有多深,他却心知此人作为武将能力不在自己之下。若不是当初那人主动放弃武略转攻文韬,不说大将军至少也得是骠骑将军,现今叶修戴上丞相官帽后更令他心生佩服。二人与御史大夫喻文州、太尉陶轩一同辅佐朝政,这种四方势力互相牵制的局面无疑是先帝最想要看到的。

  

  先帝驾崩后一月太史令捡了个吉日,新帝登基大典正式进行。

  年少的皇帝着一身玄色龙袍端坐在矮几前,一脸漠然地看着堂下诸臣,脸上看不出表情,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活泼青春。想来也是,从小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宫殿中长大,若是还有着童稚怕也不会坐在这儿。

  堂下大臣分别以叶修和韩文清为首分立两边,弯腰叩首,高呼吾皇万岁。

  新帝初登基,大赦天下,定国号光羽。

*西汉陈汤,全句是 宜悬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评论(2)
热度(15)

© -sora- | Powered by LOFTER